生性凉薄。

竹黎生性薄情,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有关情感的,皆是他从书上学来觉得自己所应该表现出来的。

世人都觉得要尊师重道,他便尊敬付清子,从来不违背自己师傅的命令。

世人觉得要报父母养育之恩,他虽不能长伴膝下,却每到逢年过节都会命人送礼物过去。

他遵守一切大多数人所应该有的情感,但都不是出于他的本心,他只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,像是一个有感情的人。

可是执行的方式过于刻板,反而更让人领略了他的无情。

世人都以为竹黎真君断情断的决绝,却不知,他的情感本就淡薄寡淡。

兰阙躺在床上把玩自己的指甲,喃喃自语道:“若是让他断了男女欢爱之情,就完了啊……”

七情六欲完全断绝,与无情道之境而言,可以说是几近成仙。

他本来还想扣下脚丫子,但是考虑到可能有人会进来,便按耐住了自己躁动的手,这可是与人设不符的举动。

果不其然,窗边一个黑影悄悄移到了他的竹榻旁边,全身裹着黑袍,露出一张惨白的脸,脸上有着妖异的黑色魔纹。

他在兰阙的竹榻旁边跪下,“见过少主。”

兰阙用脚踢了踢他的下巴,用脚尖抬起那人的脸,“我看看啊,长得还算不错,可惜没有竹黎好看。”

说完便挪开了脚。

“说吧,你过来有什么事?”

“启禀少主,三尊已失其二。”

“这又不打紧,剩下我一个足够了,你们记得照看好本少主的身体就够了。”

那魔魅用的魇族独有的术法才能看见心魔形态的兰阙,他问道:“属下有疑惑,不知少主可否为属下解惑。”

“唔,说说看,看我想不想回答吧。”兰阙任性的一如既往。

“族中不少人都不明白您为何要接下三尊之一的名头,我族避世已久,这一次这么大的动作,让属下很是不解。”

“看来那些老家伙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们啊。”

兰阙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发,歪了歪脑袋,“这个计划很多年前就在实施了,你也知道,我们族的特殊的能力,魔君大人没有把我们赶尽杀绝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我们怎么着也要为自己寻一条出路吧。”

他摸了摸那个魔魅的脸,“乖,回去吧,告诉那些老家伙,我心里有数。”

兰阙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荒废了几个时辰。

竹黎回来的时候身旁还跟着一位道童,他对那位道童说道,“你留在此处不要走动,我去带他出来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