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

“徒儿还未曾赎尽这一身的罪孽。”

闻灯走近那并未上锁的铁栅栏,灰白的眉毛下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里面的不渡,“不渡,你无罪。”

不渡嘴角依旧带着笑,他轻声道,“师傅,徒儿杀人了。”

又是这样,日复一日,他永远觉得自己手上有不可饶恕的罪孽。

闻灯大师叹了口气,抬手合十,道了一句,“阿弥陀佛。”

“你修渡世经,杀人也无所谓。”

“可那是我爱人。”不渡嘴角的笑意彻底消失了。

语气都透着一股悲凉,“他甚至连躲都不曾躲,没有丝毫防备,就在我手里失了性命。”

闻灯摇头叹息,“你说的那个少年,我去查了,没有那个人,而且你也只是躺在寺庙睡了一晚罢了,并没有什么少年陪你度过了数十月。”

不渡声音温柔,“那就当做是一场织绡绮丽的梦吧。”

他虽然说是做梦,可是却没有丝毫原谅自己的意思,他犯下了自认为永远不配被原谅的过错,打算赎罪,却并不打算得到救赎。

闻灯大师摇了摇头,在他面前不远处坐下,摊开一卷佛经,原本挂在手腕的串珠也被捏在了手里,拇指一点一点的拨动串珠,嘴唇微微翕动,念着佛经。

不渡也静心倾听着。

恍惚之间回忆起了他与那个不存在少年的初遇,自己背着他走了一夜,那少年却没心没肺的睡的香甜。

如若那一切,只是大梦一场,他愿就此长眠,可是他怕再也遇不见梦中的少年。

“师傅。”不渡唤了一声,闻灯大师抬头看他。

不渡嘴角含着三分笑意,如春风拂过杨柳枝,恰到好处。

“我前不久又梦到他了。”他说道。

闻灯大师叹了叹气没有言语。

“梦里他不认识我,他还喜欢上了别人。”他的声线没有多大起伏,可闻灯却听出了几分阴郁。

“那个人我认识,涟漪剑宗竹黎,他待他不好。”说到此处他顿了顿,似乎是觉得自己没那资格这么说。“我都记不清梦里我做了什么了。”

不过只是一滴血,不渡却通过它看见了他没有进入的那个幻境所发生的事情,产生了梦境的错觉。

闻灯摇头叹息,“你这是生了心魔啊。”

不渡没有反驳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反驳,问了一句,“师傅是要找兰家的人过来吗?我觉得效果不大,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心魔。”只是他的心结而已。

闻灯却摇了摇头,“兰家啊,我现在不怎么放心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不渡问。

去除心魔,兰家自称第二,无人敢称第一,且效果极好。

闻灯道,“涟漪剑宗的竹黎一直无法入情,兰家有独门绝技,曾经有数位涟漪剑宗修士在兰家的帮助下顺利入情,然后斩情,也没有对兰家的弟子造成伤害,所以这次带着竹黎上兰家拜访,可是那些姑娘小姐,竹黎愣是一个也没有看上。”

事实上是那些小姑娘功夫不到家,根本没办法把竹黎代入不完整的幻境,哪怕入了,不过十息幻境便被破了。

“后来听说是外出游玩的兰家小公子回来了,接手了竹黎的事,也顺利的让竹黎入情了,可是……”

“这不是很好吗。”不渡道,“如此这般,登临仙位,指日可待。”

“竹黎道境碎了。”闻灯道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