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什么

兰阙晚上独自一人拿着一个马鞍回来,老实说,凝珠以为他傻了。

凝珠还是有些怀疑这个不是真正的马鞍,不然就真的傻了,她问道:“妹妹,你这拿的什么啊?”

兰阙突然有了反应,他把马鞍抱的更紧了,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道:“这是王爷对我的爱!”自己骗自己!

说完,登登登几步走回了房间把门关上了。

凝珠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回了房间,自己站在原地,好笑道:“王爷对你的爱?”

她摇了摇头走了,她身体有些不舒服。

她已经好些日子没吃人肉,体内的人魂有了苏醒的征兆。

一来,兰阙来了这里之后,慕容离对后院的关注提高了不止一点,她不能露出破绽让那个可怕的男人发现。

二则是兰阙不允许她搞出大动静来,说是会惹来他不想见的人。

可是再不吃人肉的话,她没有补充能量,也该撑不住了。

到时候还是死路一条。

兰阙进了屋子把马鞍扔在了桌上,背过去时皱眉想了想,又转了过来把马鞍规规矩矩的放在了一处床头桌案上。

很好,这样才能彰显他对王爷的看重。

接下来改给自己安排什么样的剧本呢?慕容离这种人,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,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?英气女侠还是如魅妖女?

还是说,当初传言里的皇后根本就是假的,这货其实喜欢男人?

次日,澹桦没有抄完书也过来了,听慕容离说了这事,差点没有在啃苹果的时候把自己噎死。

“她找王爷就为了要一个马鞍?!”声音因为太过诧异,有些破音了。

慕容离抬眸看了他一眼,觉得这人总算是聪明了一回,“你也觉得事情有诈?”

澹桦愣愣的摇了摇头,“不不不,我是觉得那姑娘脑子有病。”

还怕慕容离不信,认真的和他分析,“你看,一个马鞍能抵什么用?还是王爷用旧了的,她一个姑娘家也不会骑马,给自己的马用,也说不过去。”

慕容离问:“那你觉得该当如何?”

澹桦思索了片刻,道:“这人可能真的不太正常,建议王爷给她安排一个大夫。”

慕容离握着玉笔,笔杆划过下颚,歪着脑袋认真思考了这个可能性,道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涟漪剑宗,整个宗门都炸开锅了,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的堪比人间集市。

起因是竹黎,他前不久从兰家回来以后,不过一夜之间,道境破碎,修为全废。

掌门请了星回阁最好的医师前来救助,一身修为都回天乏术,勉强只救了个人回来。

竹黎只待身体修养好了,又去练剑,进步神速可谓是一日千里。

虽不如大道破碎之前的境界,但也算有了以前的四成实力。

众人不由得交口称赞,不亏是仅存的天下三奇之一,天赋和实力,当真是无可挑剔的。

可他还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的一半实力,便要离山,掌门自是不允,他便在掌门屋外跪了两天两夜。

背脊挺的直直的,双眼一直看着紧闭的屋门,神情一如既往,还是那般的如霜似雪,显得有些淡漠的不近人情,却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。

到底掌门还是心疼自己的弟子,出了房门,允了他的条件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