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喜欢你

他抬手探了探傅潮歌的额头,神色看起来有些担忧,“该不会是哪里出问题了吧,急匆匆过来就为了说这个?”

他目光下移,眼神掠过赴朝哥因为匆忙赶路而散开的衣领。

傅潮歌出来的匆忙,并没有穿上外衣,只着了一身白色里衣,衣襟也早已经因为他匆忙赶路的动作而微微散开,露出一片雪白的皮肉。

“你这样子说是来勾引我还不错,却没曾想到是论剑。”害他白高兴一场。

被藏在衣柜里的默景,听到这些话脸都绿了。没想到三阳大人当真如同传说中那样好色成性,对着太上忘情出言都如此放浪。

要知道,太上忘情可是出了名的冷艳冰山,高不可攀。

他如此出言调戏,太上忘情居然没有一剑砍向他,果然还是迫于三阳大人的淫威不得不屈服。

居然连太上忘情都被他欺负成这样吗?

那自己确实没什么能力好反抗的了,毕竟自己连太上忘情的一剑都扛不住,又怎么可能和金乌比较呢?

太上忘情摇了摇头,“我是真的想到了破解你那一招的方法,咱们再去比过?”

兰阙拒绝了他,把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给缓缓的推了下去,摇头道:“今天就算了吧,我还要休息一会儿,马上要到早上,就要开始东巡了,留给我休息的时间,本来也没剩多少了。”

“那你休息。”傅潮歌意外的没有拒绝,只是神色平淡的看着他,“我今天先不打扰,只不过是睡前突然想起了破解的招式,一时兴起才会如此,是我唐突了。”

兰阙无语道:“你这又不是真的唐突我,你与其在钻研那些剑招,不若再琢磨一下妄情,它虽然是神兵,却无半点灵性,你不觉得可惜吗?”

听到兰阙提起妄情,傅潮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中和背后都是空空荡荡的,他方才出来得急,不仅没有穿上外衣,连剑也没有拿。

兰阙轻轻笑了笑:“真可爱……急匆匆的跑过来把剑都给忘了吗?你不是最宝贝它了吗?”

傅潮歌只是站在那儿看着他,没有说话,他神色清冷,眼睫微微下垂,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。

兰阙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将他压向自己这边,两人额头相抵,兰阙弯着唇角凑在了他的唇边,“反正你来都来了,不如让我占个便宜再走。”

他单手按住了傅潮歌的后脑勺,用力把人压向自己这边,闭上眼睛吻住了他的唇。

这是他极少有的比较强势的一种姿势。

因为他记得傅潮歌不太喜欢他太过于强势的作风,所以在傅潮歌身边,他都是笑得温软又无害,连和他决斗也是防守比进攻要多。

果然没一会儿,他按住傅潮歌后脑勺的那只手就被傅朝哥抓住了手腕拿了开。

他素来是不喜欢被人掌控的。

两人紧密相连的唇,也因为傅潮歌站直身子,上身微微向后倾的动作而分了开。

兰阙睁开眼睛正好迎上了傅潮歌看着他的眼神,深沉且黑。

他被傅潮歌单手按住了右边的肩膀抵在了衣柜上,衣柜门也因此引发了一阵碰撞的声响。

被藏在衣柜里面的默景向衣柜的更里面缩了缩身子,衣柜关合的不算严,但也不算特别紧密,隐隐的透出一条缝来。

烛光从那条缝隙中泄露进来,投映出了一条长长的光线在他的脸侧,他眯着眼睛,只能看到挡在缝隙中间那偶尔略过的红色衣摆。

而被太上忘情抵在衣柜前的兰阙歪着脑袋神色无辜的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除却按着兰阙肩膀的那只手,傅潮歌另一只手逐渐覆盖上兰阙的脖颈,好似微微收拢就能掐断他脖子似的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