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天塔

天外天风神殿,疏朗面前堆了一地的文案卷宗,太上忘情坐在一旁神色淡漠的看着他。

疏朗无奈一笑,“你这个人......找人帮忙居然自己在那儿坐的好好的,这像话吗?”

“你说有办法我才来的。”太上忘情的声线没有起伏,带着一种不近人情的淡漠。

疏朗失笑猜测道,“你这样子实在是太讨人嫌了,不认识你的仰慕你,熟悉你的都不乐意和你打交道,你说你本尊都这样,你那一缕分魂在下界岂不是个万人嫌?”

他越说越觉得有理,“之前你觉得心口疼,也许就是因为你那一缕分魂太过不招人喜欢,被人背后阴了也说不定。”

太上忘情并没有因为他这一番话而动怒,甚至脸上都没有别的表情,他只是用平淡的目光看着疏朗,“找到了吗?”

疏朗无奈扶额,“唉,败给你了,我这就找。”

而竹黎真的是万人嫌吗?

相反,他在人间因为突出的剑术和无与伦比的天赋,受万人敬仰和爱戴,虽然曾经道境破碎,但是如今修为依旧不弱,剑势骇人。

他们在河边谈论暗界的事情,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,令仪就找了过来,来的正好,恰巧听见了织乌喊兰阙爹,脸上表情都有些凌乱。

他看着织乌黑红参半的头发,绝对不会是存粹的人族,人类都是黑色的头发,最多也就是异色眸子,这种头发,这种眸色,一看就和朱雀大人有关系!

难道兰阙还和朱雀大人真的有关系不成?那她岂不是要另谋下家?

或许是因为令仪悲伤的情绪太过明显,众人都察觉到了她,纷纷看向了她。

令仪强忍悲痛,道:“朱雀大人想见织乌大人。”

除了人妖两族的一些大人物,很少有人知道织乌的真正身份,织乌以前也来过碎镜之地,推辞都是说妖族天赋异禀的孩子,并没有细说。

然而现在,通过发色的对比,还有朱雀大人对这个名叫织乌的孩子的看重,她开始合理怀疑这是朱雀大人和兰阙的私生子。

难怪嘴里一直念叨着织乌,难怪催她来找人,原来如此。

可是织乌搂着兰阙的脖子,面上逐渐露出委屈,撒娇道:“爹,我不想见那只会喷火的小鸟。”

令仪:??????

兰阙狠狠的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真没礼貌。”

他捏了捏织乌的手指,与他心念传音,提醒他不要再喊自己爹爹,免得暴露。

随后把织乌抱过去令仪那边,微笑着道:“他好像把我当成了他父亲,或许是因为我与他父亲有些相似的缘故?还请令仪姑娘不要误会。”

他这一说令仪也从那荒唐的念头清醒过来了,毕竟兰阙才二十岁,织乌怎么看都是十二岁左右,不过个头不高。

所以,父子关系应该不成立?

可是妖怪的话,一年之内也可以长这么大啊,又不像人类还有十月怀胎,她也是只活了十年的小蛇,可就是得了疏朗五百年的法力,可以变成现在这样。

这么看来,兰阙和朱雀,还是有嫌疑。

兰阙不知道令仪在想什么,但是他从令仪的眼神里看出了怀疑和其他的什么,于是一手搭在令仪的肩膀,两人贴的极近,他的目光也是温温柔柔的看着令仪,“拜托了。”顺便抹除了令仪听见织乌喊他爹爹的记忆。

兰阙是背对着竹黎的,从竹黎的角度看不见令仪,更无法看见兰阙对令仪做了什么。

但是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兰阙绝对不止对令仪说了两句话那么简单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