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舅哥

兰阙坐在床上等了好久,新郎官也没来掀盖头,进门的动静都没有,他自己等的不耐烦了便摘下了盖头,入目的红色刚刚落下,就看见了一个怎么想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,“哥?!”讶异的声音都有些失真了。

兰骁就坐在床铺对面的圆桌旁,手里把玩着杯盏,眼眸斜斜的看着他,兰阙有些心虚的偏过头不敢和他对视,紧张的攥紧了自己婚服的裙摆。

兰骁冷哼一声,“你倒是会玩。”

“咳咳咳。”兰阙目光飘忽不定,不怎么敢看兰骁。

“阙儿,跟哥说说你这是图什么?”兰骁放下杯盏走了过来,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“你说说你在想什么啊。”

兰阙回过头看他,总算是和他四目相对了,他的眼妆极为精致,眸子里含着水光,看着兰骁的眼神也极为认真,真的像是一个容貌姝丽的女子,“我想帮帮家里。”

兰骁抬手抚摸上他的侧脸,认真的道,“你撒谎。”

兄弟两个坐的极近,兰骁抚摸着兰阙,兰阙也没有反抗的意思,反而下意识的蹭了蹭他的手心撒娇,灯光缱眷下像极了一对璧人。

“我没有撒谎。”兰阙说,“无论我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害你们的。”

兰骁的目光有些冷,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其他意思,“所以一开始你就是有别的目的的。”

“这个世界上,谁都可能会害兰家,只有我不可能。哥哥你可以怀疑我的目的,但是你不能怀疑我对兰家图谋不轨。”

兰骁的大拇指细细的摩挲了几下他的脸庞,因为涂抹了脂粉的缘故,摸起来格外的细腻光滑。

“扣扣扣。”有人敲了敲门,兄弟两人同时转过头去,慕容离从酒席上归来,手还放在红漆的门板上,笑意未散不达眼底,“那位公子,劳烦松开你放在我夫人脸上的手,可以吗?”

兰骁站起身,松开手,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转了过来伸手将要站起来的兰阙按住肩膀压了下去,低下头两人的距离拉得极近,贴着他的耳朵道,“阙儿今天出嫁,好看极了,也风光极了。”十里红妆,红绸花灯挂满了皇城,可真的是人间的无上风光了。

兰骁站起身,一身墨蓝色衣袍,玉冠束发,眉目俊朗,腰间别着一管萧,是人间如玉公子的模样,他拿出一个锦盒放在了桌面,道:“新婚礼。”

一甩袖袍人便不见了,旁人看来是消失不见了,同是修炼废柴的兰阙却看出来了,他这是用了瞬移符,他们种族的弱鸡体质,瞬移符也用不了太高级的,只能传送方圆十里以内,远了身体承受不住。

“哦?”慕容离挑了挑眉毛,“有意思啊。”说着迈步进了房间,反手关上了房门。

兰阙这个时候站起来了,脑子一转就有了数种说辞,“那个,你听我说,你也知道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嘛,这个人其实也是个有钱的富家公子,我曾经也扮成女人骗过他的钱财,我......”

“他是你哥哥还是弟弟?”慕容离打断了他的话,饶有兴趣的看着圆桌上的锦盒。

兰阙:“?????”

慕容离摸了摸下巴,道,“你们刚刚同时看过来的时候,眉目轮廓有五分相似。”

“不过他看起来比你沉熟稳重一点,他是哥哥吧。”慕容离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

兰阙:.....“是。”

慕容离坐在了一开始兰骁坐的地方,一只胳膊搭在桌面,道:“刚刚在门口看不见他的脸,还以为你才刚进门就忍耐不住寂寞背着我偷男人。”

“说来遗憾,没能和大舅哥好好交谈是我的失职,刚刚应该留他下来吃饭的。”

发现兰阙的目光停留在“大舅哥”送的新婚贺礼上,他将手放了上去,戏谑的问道:“想看吗?”

兰阙挑了挑眉,他确实有点想知道他哥会送些什么东西,他以为以他哥哥的作风会直接把他打包拎回家。

然后不等他点头,慕容离就已经打开了盖子,兰阙目力极佳,是一本书。

难道是什么修炼秘籍?

可是现在的修真界早已禁止将修习之法授予凡间皇族,这已经是默认的,会一起维护的规矩了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