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数如此

受地府庇佑吗?

珏尤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,天妒之体地府相护,怎么听怎不对味。

本来天上地下互不干涉,天庭管人间生前,地府管人间死后,本就井水不犯河水,如今这天妒之体却有地府庇佑加身,还得了天庭的神位,而不是仙。

雨神看着珏尤黑沉的脸也抿起了唇,跟着他一起去见了那位新飞升上来的鬼神。

那人撑着一把油纸伞,白色的伞面上是泼墨山水画,黑白相间韵味高雅。

白玉一般的指节握着伞柄,伞面微抬露出一张精致如画的容颜,一身白衣绸缎精致贵气,像是凡间被保护的不经世事的小公子。但那双眼睛黑沉沉的,叫你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他怀中抱着一个锦盒,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叫他如此小心翼翼的捧在怀里。

那人抬眼看见珏尤脸上青面獠牙的恶鬼面具,瞬间便猜出了他的身份,“战争之神?”声音也是干净清朗的少年音色。

他是鬼神,活人当不了鬼,即便如今还阳,曾经他死的时候,一定很年轻。

“正是,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。”珏尤如是道。

“谈不上尊贵。”那人说这话的语气带着笑意,“复姓千回,单名一个亓字。此番飞升上来只为寻人。”

“哦?”珏尤来了兴趣,凡人飞升或求长生或求大道,这寻人倒是头一回听见,“不知阁下寻何人,在下在这天庭,也还算得上有些许权势,能帮到阁下也不一定。”

千回亓眉目含笑:“心上人。”

珏尤的第一反应是太上忘情昨日飞升上来的那缕分魂,天庭的人这么久没能出去过,眼前人不可能和天庭有交集,织乌年纪又小,只可能是追着那人飞升上来。

千回亓继续道:“我的心上人脾气骄纵,有些被宠坏了,他长着世间绝美的相貌。一路上我看过了,你们这儿的神仙没一个比他好看。”

是了,太上忘情的容貌,堪称冷艳无双世无其二。

雨神也和珏尤想到一块去了,觉得傅潮歌真是作孽,天上祸害金乌,下凡还要拐个人回来。

“他姓兰。”千回亓的目光从珏尤和雨神的脸上掠过,观察他们的表情,“单名一个阙字,芝兰玉树的兰,清都绛阙的阙,不知二位可认识?”

兰阙这个名字,委实陌生了些,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珏尤和雨神都皱了皱眉头,脑海里并没有这个名字的神仙。

而且根据之前手下人呈给珏尤的给竹黎登记飞升的资料来看,那人名字是竹黎,不是兰阙。

千回亓从他们的神色中察觉了端倪,神色微暗,换了一个名字再问,“那......不知二位可认识织乌?”

珏尤神色自若的道:“自然认识,只不过织乌年龄不大,应当不是阁下的心上人才对,阁下要找的,可是织乌的亲友。”

织乌的亲友?

雨神皱眉,织乌的亲友也只有金乌一族了,那可是都死绝了。

看来珏尤是在试探些什么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