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水三千

竹黎抬脚刚要动身去追,就被自己上方的重力压的动不了,脚周围都因为这股重力陷进去地里一寸。

他周身一米范围内,张开了结界,是画地为牢。

虚空的结界上浮现着他看不懂的文字,是千回亓给这个结界施加了重力。

千回亓撑着油纸伞走在阳光下,那张精致如画的脸,满满的全是笑意,“忘了说,地面我也用脚画出了结界,布下了咒文。不过大概是因为我们打斗时间太长,地面本就过于混乱,你好像根本没看出来。”

竹黎将剑柄插进土里,双手结印,却因为身上背负的重力,动作格外的缓慢。

千回亓轻笑着,撑着伞步入山林,身影缓缓消失不见。

竹黎手印只结了一半,还未完成收尾,就感觉到那股压迫他的重力消失了,他睁开眼,抬起头,转过身,看见了一身月白色僧袍的不渡。

他眼眸含着佛家特有的,悲天悯人的慈悲意味,身上沐浴着檀香,有股淡淡的,香火味道。

他收回了消除结界的那只手,素白如玉,是焚香礼佛的手。

他收回了手,对竹黎行了佛家的礼,道了一声:“竹黎真君。”

原来是他,也难怪,佛门法术,对鬼物伤害本就胜过其他仙门法术。

天眼盲僧从不渡身后出来,到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,施主,你伤的很重,不宜走动。”

竹黎垂下眉目,道:“谢大师关心。”接着对不渡点头示意。

不渡却问:“真君与恶鬼交手,为何不用惊云剑法。”

涟漪剑宗谢淮所创,杀伤力极大,对剑术造诣要求也极高。

不能成为镇派的剑法,也是因为太过凶残,不似名门正派可用。

他凌晨时分便感觉到了动静,但却没有动,他以为,以竹黎的本事,不会擒不住一个小小恶鬼。

不料天光破晓,只到现在,也没能分出胜负。

他心里有心结,心魔愈盛,更不敢随意出来帮助竹黎。

现下一看,并没有惊云剑法的痕迹,但是竹黎身前那一道笔直划过土地留下寸余的沟壑十分扎眼。

竹黎收了剑,破道身上凛冽的寒光,一寸一厘的,被封入剑鞘。

“我眼下不敢随意使用惊云剑,这种东西,杀意太重,容易引起心魔。”

不渡不语,在他入静室以前,心魔这个词永远不会和竹黎挂钩,他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。

不渡叹息道:“你变了。”

“你也变了。”竹黎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兰骁被千回亓送到了一出幽暗的山洞,山洞里只有一颗幽蓝色的会发光的宝石,这种石头叫海光,散发着大海蔚蓝色的光。

兰骁看见了一张石桌,石桌上有一个光是看着就知道质地极好的玉盒,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图样。

可惜光线太昏暗,他看不清这个玉盒到底是什么玉,图样又是什么。

他想往前走一步,却离开不得,有面无形的墙挡在了他面前。

他抬手抚摸着看不见的屏障,沿着它走了一圈再度回到原点,他瞬间领悟,是画地为牢,方寸不得出。

怪他修为不精,一时也没发现。

没多久,千回亓就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