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暴露了

初阳等着兰阙回来准备跟他提一提月宫里的那个人的事,可是一连数月兰阙太阳神殿都没有回过。

每天东巡结束,就往太上忘情那边跑。

太上忘情的伤早就好了,不过身体上的伤容易治愈,妄情断裂带给他的打击明显更大,整个人都有些颓废。

以往他的冷漠只是有一些不近人情的冰冷,现在则有一种,凡事与我皆无关的漠然。

而昼木祭,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开始了,初阳准备着祭祀的一切事宜。也更加肯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兰阙变心了,根本不把昼木放在心里,昼木祭的一切事宜连过问一句都没有。

朝露捧着云丝帛,小心翼翼的询问初阳:“不等族长回来了吗?”

初阳从她手中接过云丝帛,冷冷的板着一张脸:“不等了,我来写。”

夕暮和晨辉搬过来好几个箱子,里面都装着各种各样的墨水,用的都是不同的材料制造而成,“少主,用哪种墨水写祝词?”

其他金乌一族的族人已经去了昼木的附近,开始为祭祀活动做准备,布置场地,装点昼木,大家面上都带着盈盈的笑意,一片的欢声笑语。

而兰阙呢,白天依旧外出东巡,夜晚夜不归宿,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,除了偶尔去看一眼太上忘情,其他时候行踪飘忽不定,根本找不到人,只能远远的看着他的东升西落。

太上忘情独自一人坐在一处断崖前,已经弹了多日的琴,空灵的琴音响彻这一片天地。

不练剑,他空着的双手根本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只能不停的弹琴来麻痹自己的,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他脸上是面无表情的,弹出的曲子也听不出丝毫情感。

这种没有灵魂的曲子听的风神一阵头疼,风神用扇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,表情颇为苦恼:“一把剑而已,你大可不必如此,再换一把不就好了吗?天庭这么多铸造神匠,都铸造过不少神兵,你还担心他们造不出下一把妄情?”

太上忘情弹琴的手猛然一顿,眼神也停留在虚空的某一点,不知道在看向哪里。

在风神抬步要走向他的那一刻,太上忘情指尖猛地拨动琴弦,带一阵凌厉的劲风随着音波从傅潮歌的手底飞射而出,迸发出的气场震开了他的发丝衣袂在空中翻飞,那道气劲打在了风神眼前,幸好风神及时抬扇挡住了,但也被逼得后退了一步。

那股劲风让他的发丝都飞扬起来,等余力散去,他收起了挡在眼前的扇子,露出扇面下那双清俊的眉眼。

他看起来并没有太过生气,只是宽慰道:“别太难过,金乌大人在想办法去了,你该相信他才对。”

从疏朗的角度看不见傅潮歌的脸,只能看见他披散下来的一头墨发,他应当是在这里弹琴坐了一整夜,眼睫发梢都带着清晨微薄的雾气,发尾湿漉漉的还滴着微凉的露水。

朝阳初升,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周身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影,光影晕染在他周身,显得一个背影都极为好看,也难怪金乌那么喜欢他。

“不然你挑挑别的剑?”风神止步不前,远远的看着那人,道:“我那儿还藏了不少兵刃,剑也有不少的。”

傅潮歌只是冷冷的道:“不必。”

风神也不再靠近他,只是远远的站着道,“要不你出去散散心?不落山那边昼木祭就要开始了,要不要过去转转?”

太上忘情周围的气压肉眼可见的更低沉了,风神倒吸一口凉气,似乎说错了话。

“去了做什么?”果不其然他听到傅潮歌冷声的反问,“给他们弹琴助兴?”

风神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怎的忘记了当初的海天盛筵,太上忘情可是被兰阙逼着当众弹琴,明明是一曲在柔和不过的曲子,当时满满的全是肃杀之音,害的全场是神仙大气不敢出,只有真龙拍掌叫好赞不绝口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