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黎来了

慕容离原本是要把兰阙带回摄政王府的,可是太后和其他人硬是不让,说马上结婚了,婚前还是要先分开一段时间。

太后还在打趣道:“莫不是王爷竟然这般喜欢我家溪儿,竟是短短几天都忍不了了。”

小皇帝没搞懂发生了,就在一旁乐呵呵的笑,跟着起哄。

把一个男人,身体完好的男人,放在后宫?!

他之前都是犯了什么浑!

可是兰溪现在毕竟是女儿家的打扮,他又不可能当众拆穿,那不就说明了自己要娶的王妃是一个男人吗?

最后慕容离还是头疼的回去了。

摒退了下人,太后的后背全是冷汗,她颤抖着嘴唇问兰阙:“慕容离没发现你是男儿身吧。”

兰阙悠哉悠哉的坐下,晃荡着自己的脚丫,无所谓的道:“发现了啊。”

太后脸色一白,身形不稳的朝后倒去,手扶着桌子勉强稳住身形。

兰阙凝眉思考了一会儿,“不过他好像觉得这样更刺激,所以没怎么追究,你看我都好好的。”

太后还是一阵后怕,都开始对兰阙发怒起来了,掀翻了桌布,嘶吼道:“你惹慕容离?!你要找死自己去死!不要拉着我!”

兰阙含着淡淡的笑看她,“别这么害怕嘛,他又不是什么魔鬼。”我才是。

他站起来,把太后扶到椅子上坐着,低下头在她耳边唇角一直是微微勾起的,他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你放心,到时候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,反倒是会谢谢你,让他遇见我。”

太后牙齿都在发颤,“那可是慕容离,皇子夺嫡他安然无事,将帅叛变他独善其身,王侯谋反他一力镇压,先皇驾崩眼睛都不眨的处死了三千宫人的慕容离啊!”

慕容离手眼通天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之外,他两次南下征战,皆是大胜。

就是处理罪人的手段略微有些严酷,因为他说:法不严,人不善。

也许人性本善,但总有那么一些时候,恶从胆边生,起了歹意,不一定会有人去遏制他们,但是要让他们明白,做了恶事以后,要承担相应的后果。

如若真的对法律敬畏,那便不会再以身试法。

近年来最大的五个案子,两起奸污妇女,犯人被断去四肢,剪去孽根,装在木桶里放在城门外以示惩戒。

一起杀妻,犯人被绞首,两起贪污案,满门抄斩,未满十六的女子,被贬为奴籍,未满十五的男子,流放边疆开荒。

律法虽严,却加大了对犯人惩处,随便一个小偷小摸,坐牢都是以年为单位,除非总共偷的不超过一辆银子,才会格外酌情处理。

不过皇后真正怕的还是慕容离的手段,敌人太过强大,她连反抗都不想了。

她就想慕容离什么时候篡位,给她儿子随便封个闲散王爷就好了,反正这也不是真正的龙种,失了皇位又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“你也觉得他很厉害对不对!”兰阙道。

“啊?”太后有些懵。

“我也这么觉得,所以他必须得要喜欢我!”他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,嘴角带着轻微的笑。

太后觉得这个少年可能是傻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