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何不可

令仪把话一说完,那把扇子也已经被彻底撕掉了,甚至于织乌还在掌心燃起了一团火,直接把那把扇子烧成灰烬。

那明明是一把上品宝器。

按理来说,扔进烈火中即便烧上三天三夜,也不会有事才对。

织乌摊开手心撅嘴轻轻一吹,那灰烬就飘散在了地上。

随后一段景象逐渐浮现在众人面前。

天界,被月神压在地上的疏朗眉头一皱,想要推开月神反而被月神更加用力的压制在地上。

他就以被月神压倒在地面这样狼狈不堪的姿势,看见了对面一山头的人和妖。

这是他留给令仪紧急召唤他的手段,怕她找到了真正的金乌,等那纸鹤飞上来又有点慢,又或者出现了什么其他紧急状况,方便他能第一时间与令仪联系。

他通常都是被那些神官关在神宫里的,要不然就是在自己的宫殿里面和太上忘情品茶,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。

只不过这一次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月神发现身边凭空浮现出一段影像,折射的还是人间,扣住月神脖颈的收越发用力,似乎是要折断他的脖子,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狠戾,眼睛里的杀意几乎凝为实质,“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与下界勾结的。”

令仪眼睛都要瞪出来了,“风神大人,您这是怎么了,是天上出了什么事情吗?”

周围的人类修者和妖界大能面面相觑,风神?

疏朗张了张口,正要说话,却感觉咽喉处的力道猛然变大,几乎要掐断他的喉咙顿时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月神偏过头看向周边的影像,与凡间的他们隔空对视,淡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杀机,“天界诸事,与尔等无关!”目光触及朱雀怀里的织乌时,一怔。

话音刚落,镜像破碎成渣,织乌一张小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,暗红色的眼眸里都亮堂堂的,甚至于鼓手叫好,“他们打起来了!!!”

“天界的门还开了!!!”

他挣脱开朱雀的怀抱,跃跃欲试,“我也要上天界去凑热闹!”

言罢,他化作一道赤色的流光直直的冲向天际。

朱雀急忙化为原型跟着飞了上去,青龙等人也一同腾飞追上去了。

直到目送织乌去了他们跟不过去的那个地方,才折返回来。

其他人还在山头上讨论,“方才那小孩儿化成光影直冲天际的时候,你们发现没有,那光像有点像鸟类。”

“能让妖族的四大神兽如此毕恭毕敬的,怕不得是凤凰。”

“什么凤凰。”朱雀远远的就听见他们在讨论,“那位小大人可是金乌一族的,凤凰如何能比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