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妄情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系统温度过高烧坏了什么零件,系统的声音也是一卡一卡的还带着电流的杂音。

【断......崖......跑.......回去......】

叶言:【你放心,我已经离断崖很远了,这就跑回去月宫!】

系统却没有再回复她。

叶言边跑边觉得自己真是最可怜的穿越者了,别的主角穿越都是什么待遇啊?!再看看她!

各种被追杀!为了做任务还要在各个世界打工赚钱养自己!当了神仙也还要孝敬上头的人,太可怜了!

兰阙眼神在山崖周围转了一圈,没看见傅潮歌,便转而去了其他僻静之地寻找,临走前看见了不远处地面被音波打击出来的几道沟壑,皱了皱,他察觉到了是傅潮歌法力的波动。

终于,兰阙在风神殿找到了傅潮歌,傅潮歌在宫殿内的长榻上坐着修理琴弦,相反这个宫殿的主人却站在宫殿外的院墙上没有进去。

他合扇握在手心,食指指节摩挲着下颚的线条,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思索什么难题。

兰阙站在了他身边他才回过神,放下了手,笑道:“金乌大人。”

“傅潮歌他这是怎么了。”兰阙问道。

风神轻笑,眉目也是微微弯着的,眼瞳里泛着细碎的光,“没什么大事,只不过刚才他一人弹琴的时候,我去找他,碰巧遇上另一位仙子也找他,他不太高兴被人靠近而已。”

兰阙挑眉,侧眸看他,“靠的多近?”

风神侧身看向他,两人并肩而站,离得本就不远,“大约如此距离。”

他看着兰阙的脸,若无其事的又加了一句,“只不过那仙子看似对太上忘情有几分倾慕,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再来。而且那个仙子离开的时候,还毫发无伤呢,太上忘情看起来对他也没有格外抵触。”

兰阙轻笑,不以为意,“那又怎样?我不觉得别的人可以和我比。”只不过那个仙子凭什么是个意外?明明能靠近傅潮歌的,应该只有自己才对。

说罢,他挥袖离开去了太上忘情身边,傅潮歌把琴弦都拆了下来,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手心里面。

看这样子不是要修琴,反而是要拆掉这把琴。

听见兰阙到来的动静看也不看,只问:“何事?”

“哐啷!”一声,一把剑被扔到了他面前的地面。

是妄情。

“我修好了。”这四个字从兰阙嘴里说出来,有一丝轻描淡写的意味在里面。

太上忘情是席地而坐的,因此站着的兰阙姿态显得有些傲慢和高高在上。

傅潮歌眼中似乎亮起了一丝亮光,正要伸手去拿妄情。

兰阙不紧不慢的抬脚踩住了忘情的剑鞘。

他精致的眉眼微微下垂,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太上忘情。

“我可不是欠你的。”兰阙道,“我也不想当那种做了好事又默默无闻的人,你是一定要记住我的好的。”

“我接下来说的话,你可是要记住了,这些都是要还的。”

“天庭的火种我大都瞧不上,重新淬炼妄情的火是太阳真火,用了我的血肉重新熔炼,你放心,他依旧是一把毫无灵气的死物,但是经历过太阳的淬炼和其他兵器相比,终有不凡之处。你可以用用试试看,绝对比以前用起来更加顺手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21 新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